MENU

晚安城市

November 21, 2019 • 音影

莫里的酒吧总是开到凌晨。
他觉得,这个城市,
总是有很多明明有居处却无家可归的人。
他管他的酒吧,叫独。
他觉得自己,和那些不想回家的人。
就像一些卑微的小虫。
等有一天,真正找到可以安家的树木。
他们的心,就落井下石了。

每个周末,
来这里的人就会格外多。
有三五成群,打牌聊天的,
有形单影只,喝酒发呆的。
有个女孩,总是在天还没黑的时候,
就早早的来到窗口第二个桌子。
点一杯最便宜的奶茶,
呆一整个晚上。

她背着一个麻布质的挎包,
在黄色的灯光下,
没有任何表情。

有时候她会从她的挎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。
很专注的看,
有很多次,
莫里都担心她会不会看坏眼睛。

有时候她会用两只手轻轻的握住奶茶的杯子,
把头转向窗外,
注视或者发呆。

还有时候她会发短信。
手机蓝白色的荧光,
照亮她白皙的面颊。
只是莫里从来不知道,
她发给的谁。

多久了呢,
三个月,还是半年。
莫里在吧台里边埋头机械的擦着一只高脚杯。
一边琢磨。

这一天,是奥运的闭幕式。
因为酒吧没有电视。
所以生意格外的冷清。
可是莫里很高兴,
这也说明,大家都很爱国。
9点半的时候,
酒吧的前厅里,只剩下莫里和那个女孩。
她在低头发着短信。
在那一瞬间,莫里觉得。
似乎这世界的一切,
对于她来说,
都是与世隔绝的。

莫里走过去,
轻轻跟她打招呼。
"姑娘,今天大家都回去看电视了。
你…不去的么?"

那女孩抬起头,
似笑非笑的,
看着他。
没有回答。
莫里积攒了好几月的好奇,
终于爆发了。

"你,为什么每次都是一个人来这呢?
点一杯草莓奶茶。
却从来不说话。
呵…这个位置不错,
可以完全的看到街景."

女孩把手机装回麻布质的挎包里。

"我是个孤儿."

"孤独这个词有点矫情。
但是我真的很孤独。
小时候我就常常的在想,
什么时候,
我也能有个家人,
能感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亲情。
可是我越来越大了。
所以,渐渐的,不再奢望了。
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,
看到有人哭着醉酒。
我就在想。
来这里的人,
也许,都很孤独吧。
然后我就想,
一个人孤独,
不如,大家一起孤独。
那样的话,
也许,就不会感到孤独了吧。
我的手机,
其实我每次发短信,
都是发给自己。
从小,我就是一个人。
没有人陪我的时候,
我就和自己说话。
先开始是说,
说的累了,就写,写的累了。
就发短信。
我想,
如果没有人陪自己的话。
那就自己陪自己吧。
如果,
没有人爱自己的话。
那就自己爱自己…"

然后,她笑了。
笑的很甜,很美。

"其实真正的家,
就在心里。
只是很多人不肯."

她说完,
站起来,
面对着莫里,
长长的呼了一口气。

"明天开始,我就不会再来了。
我要去南方打工。
福利院那边,已经不再承担任何生活费用了。
不舍得,
所以,今天想再来看看我熟悉的地方。
这里陪我度过了很多,孤独的夜晚。
谢谢你."

"晚安,莫里.
晚安,城市."

她轻轻的说完这两句,
然后拉开门,
消失在窗外的暮色。

这之后,那个女孩就真的没有再来过。

莫里的酒吧改了名字。
叫,"蕊"。

邻居的耳朵FM